首頁 > 社會 > 體育 > 正文

杰布·克里斯在中國的飛行故事

2013-10-24 14:20 作者:吳麗瑋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對于杰布·克里斯來說,可能沒有比中國更好的地方助他實現一個又一個的翼裝飛行極限挑戰。
杰布·克里斯在中國的飛行故事
對于杰布·克里斯來說,可能沒有比中國更好的地方助他實現一個又一個的翼裝飛行極限挑戰。
記者吳麗瑋
挑戰江郎一線天
江郎山是杰布·克里斯在中國的第二個挑戰項目。他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翼裝飛行運動員,曾在2011年身著翼裝成功穿越了張家界天門山的天門洞。今年5月,給他提供贊助的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向他推薦了兩個挑戰方案,一個是湖北恩施的四渡河大橋,另一個是浙江衢州的江郎山,杰布考察之后,選擇了后者。
預定的挑戰時間是9月28日,為此他已經提前幾天趕到江郎山做準備,但準備的過程并不順利。幾個月前杰布的團隊曾來江郎山考察、測算數據,并確定了他挑戰的計劃:從直升機上跳下,完整地橫穿江郎山一線天,接著利用降落傘降落在指定的降落點。但因為最近幾日天氣狀況不甚理想,杰布為自己選擇了備用的著陸點,與之前那個穿越一線天后幾乎180度大轉彎的降落點相比,備用地點不要求那么嚴格的飛行高度,同時也可以留下足夠的滑翔時間。
在正式挑戰之前,杰布只試飛了寥寥幾次。翼裝飛行對天氣條件要求很高,杰布準備的幾天內,江郎山不時被霧靄籠罩,大家一方面期待著風能吹散云霧,一方面又擔心風力過大阻斷飛行。事實上除了正式挑戰之外,杰布在試飛時一次都沒有完整地完成過。他從直升機上跳下來,曾經幾次接近江郎山一線天,先是直接從山頂上空飛過,然后嘗試逐漸往下俯沖,有時可以部分穿越一線天。杰布的幾個翼裝飛行的朋友也嘗試著飛過幾次,除了自己過癮外,更多的是幫他考察飛行高度和風的狀況。
江郎山位于浙江省衢州市江山市,2010年它曾作為“中國丹霞”系列提名地之一入選世界自然遺產。江郎山景區最有代表性的景觀名為三爿石,是三座緊挨著的山峰,與周圍的平原環境對比強烈。三爿石是從晚白堊紀至上新世逐漸形成的沙礫巖孤峰,一線天是指其中兩座距離最近的靈峰、亞峰之間3~5米寬度的縫隙,長和高均在300米左右。靈峰和亞峰均陡峭而狹窄,不具備攀登的條件,正式挑戰前一天我們爬上另一側的朗峰頂,恰好遇到杰布進行試飛,他的翼裝在風中被吹得呼啦抖動,在巨大的聲響中他從天空飛快掉落向深淵中。
杰布在準備的幾天內謝絕了所有正式的采訪,盡管還是時常能聽到他那嘹亮且帶著震顫的爽朗笑聲,但他最后的表現還是證明了他壓力很大。
杰布一行的到來讓江郎山腳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一時間熱鬧非凡,景區將杰布的挑戰作為江郎山國際旅游節的開場表演。9月28日早晨細雨朦朧,旅游節如期舉行,村民們像去趕集似的,拖家帶口走出來搶占各種有利地形。微寒中當地幾位衣著清涼的歌唱演員演唱了若干歌頌江郎山的歌曲之后,杰布被請到了臺上,從全國各地請來的眾多媒體一時蜂擁而至。很快,杰布就感覺到這是一種怎樣的騎虎難下。這一天的天氣堪稱近幾日最糟,更雪上加霜的是,兩架直升機的租賃公司以航空管制的理由對杰布說,今天將是他們服務的最后一天,明天飛機就會返航。某電視臺帶來了大型直播車,在三爿石周圍放置了至少8個機位,帶來了一大票工作人員,電視臺從當天上午就開始了現場直播。但天氣條件一直不允許杰布飛行。為了緩解電視畫面里不是空鏡就是資料片的尷尬,杰布的翼裝飛行伙伴在空中做了幾次表演,他們帶著拉煙器從直升機上跳下,在空中劃出幾道色彩各異的煙帶,引起了現場圍觀群眾的驚呼。
直到下午天氣狀況都不令人滿意。組織者對我和其他媒體記者說,為了向現場和電視臺做個交代,杰布會擇機再跳一次,但根據現場的天氣狀況,這次試飛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說杰布可能會從比較高的高度部分穿插進一線天。組織者讓我們考慮選擇前往哪個降落點采訪。所有人的選擇都是備用降落點,因為從比較高的高度穿越后,降落在原定地點的難度很大。
和我們一起去備用降落點的還有杰布的翼裝伙伴、哥倫比亞人喬納森·弗德瑞茲,他和其他伙伴分散在山間各關節點,為杰布測風速和風向。時間將近下午16點半,所有人都認為今天挑戰的可能性不大了,甚至那家直播一天的電視臺也開始通知各處人馬準備撤下機位打道回府。這時突然傳來杰布即將登機的消息,電視臺的記者們又扛著機器嘴里咒罵著在山路上狂奔回各自崗位。
結果是杰布以非常完美的一跳給了所有人一個交代。我們這些押寶在備用降落點的記者們最倒霉,除了隱約聽見直升機的聲音外,什么都沒看到。后來在杰布身上攜帶的攝像機拍攝的畫面中看到,杰布完整地橫穿了一線天,并且及時地側身撐開了降落傘,令人意外地降落在原定計劃的著陸點上,那里除了那家投入大量心力的電視臺外,沒有其他任何一家媒體在。
杰布在挑戰之后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他在直升機上禁不住流下了眼淚,他說那是種很復雜的情緒,但想必是與壓力有關。“就在那半個小時內,天氣突然變好了,一切都很完美。”杰布說這是他人生中最難的一次挑戰,一個是天公不作美,一個是直升機的水平位置和高度很難精確到位,還一個是落點的位置很狹窄,在朗峰靠近一線天的山路上,寬度僅供兩人并肩而過。除了在降落時右手撞到山路的欄桿擦破了皮外,杰布完全戰勝了他認為的所有困難。
在中國飛行
不光在中國,翼裝飛行在任何其他地區都是一種前衛的運動。世界翼裝聯盟主席伊羅·塞伯倫告訴本刊記者,這項運動在上世紀90年代才誕生,是由一些玩高空跳傘的人發明的,據他所知,世界上僅有100多個專業的翼裝飛行運動員。翼裝服展開好似蝙蝠,一般采用韌性和張力極強的尼龍織物制作。在雙臂和軀干間以及兩腿之間縫制著大片像鳥類翅膀的布料,運動員飛行中將這些部分張開,空氣逐漸填充進其中的膨脹氣囊內,這樣可以利用空氣阻力,降低下降的速度,同時還可以形成向前的動力,控制轉彎的速度和方向,從而更接近人類無動力飛行的夢想。
杰布第一次在中國完成翼裝飛行是在2011年。世界翼裝聯盟秘書長楊楓告訴本刊記者,杰布的朋友拿了一張張家界天門山的照片給杰布,杰布當即就對天門洞獨特的地貌產生了興趣。天門洞是一個高海拔的天然穿山溶洞,整個洞高130多米,寬57米,深60米,杰布產生了穿越天門洞的想法,請他的朋友伊羅來幫忙聯系,伊羅又請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同時也是跳傘愛好者、中國人楊楓幫忙。
楊楓說,第一次他帶著幾個德國的專家過來考察,用儀器測量了各項數據,拿回去供杰布分析。杰布的跳傘和翼裝飛行均經驗豐富,根據數據他可以科學地評估可行性并制定出自己的飛行計劃。2010年6月他和朋友帶著自己的挑戰計劃來到張家界天門山旅游公司謀求合作。
張家界天門山旅游公司副總經理田輝林以前從沒聽說過這項運動,他看了杰布帶來的視頻,當下就對這項挑戰產生了興趣。在天門山舉辦極限挑戰項目早已不是第一次。田輝林說,在天門山成立旅游公司之后,他們就把極限挑戰作為旅游品牌推廣的一個側重點。“天門山自然條件很險峻,我們希望給游客在行走的過程中帶來驚險的感覺,所以適合通過一些極限挑戰活動來體現。”從2006年開始,俄羅斯特技飛行隊、法國“蜘蛛人”阿蘭·羅伯特、新疆達瓦孜傳人塞買提·艾山等都曾在天門山舉行極限挑戰活動。田輝林說,除了利用山勢,他們也想盡辦法利用九曲回腸的山路做文章,搞了大大小小很多滑輪、漂移的活動。“翼裝飛行大家都沒有見過,具備了稀缺性的條件,同時它的審美價值大、技術含量高、挑戰難度大,這些條件都與我們以前尋找資源的標準吻合。”
田輝林說,如果不是杰布一行來得比較早,天門山不可能在之后給他那么大的投入和資源條件。“我們每年還會做其他的項目,因為他來得早,我們才把他放在轉年的首位。”挑戰免不了失敗,天門山之前做的項目也曾有挑戰不成功的。“我們不會跟他說,必須得成功,我們唯一的要求是看他是否嚴謹,是否有90%成功的可能性,我們不能讓亡命之徒來玩命。”田輝林說,他跟杰布交流幾次之后便放了心。“網上杰布的資料比較多,根據我之前和極限運動員接觸的經驗,一個在精神層面有這么高追求的人,肯定不會有不良的目的。杰布向我們介紹了他的挑戰計劃,里面提到了他對高度、距離、氣流、風力的要求,而且他詳細計劃如何在天門山訓練,先要在天門山上空順著天門山的位置飛多少次,接著逐步接近天門洞還要飛多少次,這樣一點一點地逐漸達到目標。”
在確定了挑戰方案之后,楊楓幫助杰布聯系上了紅牛公司,希望獲得挑戰的贊助。紅牛公司體育營銷部部長張圣軍告訴本刊記者,雖然翼裝飛行這個項目此前在國內幾乎沒有信息傳播,但他很快就被這一具有強烈視覺沖擊力和很強話題性的運動形式所吸引,并且憑借多年的體育活動參與經驗,幫助天門山組織了杰布的挑戰比賽以及次年的全球翼裝世錦賽。張圣軍說:“這幾次賽事的包裝都是由紅牛來做的,把這個運動的特點和杰布國際化的形象與中國人的審美眼光相結合,需要克服文化上的差異。我們的設計理念可以向杰布他們闡述清楚,但只有楊楓才能做到結合他們的文化背景,讓他們接受這種理念。杰布及世界翼裝聯盟對楊楓的信任大大提高了我們的工作效率。”
天門山的挑戰比此次江郎山之行顯得更有條不紊。田輝林協助江郎山當地政府籌備了這次活動,因此對江郎山當地的情況比較熟悉。“天門山的現場比較容易封閉,因為游覽必須通過索道,完全可以控制人數,而且游客也怕耽誤時間,不會在一個地方逗留很久。江郎山和當地老百姓離得太近,人聚著不走就是個大問題,怕失控。”人群的不同又帶來警力的差異。杰布挑戰天門洞時,僅需要不到200人的警力,而且這還是在他降落地點不確定,救援廣泛分布的情況下所配備的人數。但江郎山出動了超過2000人的警力,給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壓力,這必然多多少少影響到了杰布。
田輝林還把租賃直升機的經驗傳達給江郎山一方:“當時杰布要求,飛機要穩,可懸停,于是花了幾十萬元租了一架12人座的大直升機。申報飛行計劃的事情由航空公司去向空軍申請,但當時我們都經驗不足,報得太晚了,飛機遲遲沒有飛來,天黑前杰布總共只飛了3次。這一次我建議江郎山租兩架小飛機,江郎山頂不方便拍攝,其中一家飛機可以供電視臺拍攝使用,飛行計劃也都提前做了申報。”
紅牛、張家界和江郎山都給杰布創造了非常完備的條件,包括他的母親、朋友們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顧,這令杰布非常感激。我問杰布2006年曾經嘗試從紐約帝國大廈樓頂定點跳的經歷,這讓他有點不高興。當時杰布的挑戰未遂,被警方逮捕,甚至曾被判處3年緩刑和100小時的社會服務,最終他被終身驅逐出帝國大廈。杰布對我說:“現在我意識到那是非常錯誤的行為,既然他們不想讓我跳,我就去別的地方,去那些歡迎我來挑戰的地方跳,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謝中國給我提供的一切。”如果不是中國買單,杰布很難有機會自費租一架直升機,他和朋友們在南非訓練時,每完成一次不到一分鐘的跳躍后,還要扛著裝備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爬到山頂。
當然,獲得好處的并不僅是杰布。因為與杰布第一次愉快的合作,世界翼裝聯盟和紅牛、天門山共同努力,于2012年在天門山舉辦了世界第一屆翼裝世錦賽,當時聚集了世界上頂尖的翼裝飛行運動員。田輝林覺得這是天門山“撿到的一個大便宜”。“成熟的賽事要求太高,我們沒辦法進入,所以只能走小眾體育的路線??紤]到活動的觀賞性、吸引力和現場的傳播魅力,我認為翼裝飛行是小眾體育里面綜合指標最高的一個,而且我們辦的是這個領域最高的賽事。與效果相比,我們所花費的代價非常小,我們本身有索道,景區的救援安保都很完善,醫療條件也都具備。以前我們只能找到旅游領域的媒體來宣傳報道,通過紅牛的參與,我們認識了更多體育領域的媒體,報道面也大大增加了。”10月13日,天門山又成功舉辦了第二屆世界翼裝錦標賽,杰布是此次比賽的技術指導,最終杰布的朋友、哥倫比亞人詹姆斯以23秒40的成績奪得冠軍。天門山旅游公司辦一屆世錦賽的花費在200萬~300萬元,換回的是每年20%的游客增長率。
杰布與翼裝飛行
在杰布挑戰成功天門山之后,紅牛決定不僅僅贊助杰布在中國的活動,而且邀請他成為紅牛的代言人。張圣軍說:“杰布挑戰天門山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首先讓他在中國具備了知名度和影響力。通過和他的深入接觸,我們發現他的個性、氣質也和我們的要求非常吻合。他是一個很專注、很率直的人,雖然做的是很冒險的事,但有著很單純的孩童心態。他從來不喝酒,不抽煙,不去聲色場所,也沒有太多的興趣愛好,盡管住在洛杉磯,但湖人隊的比賽一次都沒有去看過。而且他接受采訪也從不追求語言的轟動性,從來都只是表達自己的樸素想法。”
美國人杰布·克里斯今年37歲,他是世界公認的優秀翼裝飛行及定點跳傘運動員。小時候杰布隨做手工藝品生意的父母輾轉世界各地,6歲以前,他已經在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生活過。他小時候的特殊愛好是抓眼鏡蛇和蝎子,他說他是因為害怕而去抓這些東西,因此被醫生診斷為患有“對抗恐懼癥”。杰布說醫生是在胡扯,世界上根本沒有這種病,只不過是醫生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人罷了。
16歲時,杰布在電視上第一次看到了BASE跳,當即就認定了這將是他畢生為之奮斗的事業。BASE跳是指從高樓、高塔、大橋、懸崖等高處自由落體跳下,最后利用降落傘完成著陸的運動,BASE是上述四個地點首字母的組合。從18歲開始,杰布開始接觸高空跳傘,為定點跳傘做準備,4年之后,他實現了自己的愿望。杰布說,直到現在,他每次跳下的一瞬間仍然覺得恐懼,但他卻強烈地渴望戰勝和操控這種恐懼感。
1998年,杰布在南非第一次見到一個意大利人身著翼裝從懸崖上跳下,他被這種更接近飛翔本身的運動所吸引。翼裝需要有良好的高空跳傘和BASE跳經驗,有人說,你至少要在教練指導下完成2000次跳傘經驗才有資格接觸翼裝飛行,因為初學翼裝者要在穿上翼裝前先在空中訓練所應掌握的動作,因此需要有良好的跳傘經驗,杰布曾偷偷地在埃菲爾鐵塔上完成BASE跳,為的是訓練自己在極短的時間內打開降落傘的能力,這種能力是翼裝飛行時所必備的。
1999年杰布在南非的豪威克瀑布上準備完成跳傘,結果因為風向的問題,降落傘打開不對稱,杰布被直接卷進了瀑布里,身體遭受了強烈撞擊,受傷嚴重。2012年他受了職業生涯中最嚴重的死亡威脅。同樣是在南非,為了幫一家電視臺拍攝紀錄片,杰布要從桌山頂上跳下,緊貼著山體取下一個個懸掛的氣球,但因為風力過大,氣球位移嚴重導致他無法從上空看到氣球和地面的相對位置,最終以190公里的高速撞在了山上,差點導致腳部截肢。他用自己的慘痛經歷一點一點地填補經驗空白,比如不能選擇瀑布上方跳下,不能選擇移動的物體作為參照物。
雖然翼裝飛行被很多人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運動,但杰布的飛行計劃無不具有嚴密的科學性。在這次挑戰江郎山一線天之前,杰布已經在南非進行了幾十次的模擬訓練。在南非訓練時,他戴上了一家公司為他制作的一副名為“增強現實”的眼鏡,將江郎山的各項數據輸入芯片內,杰布戴上這副眼鏡就仿佛置身于江郎山實景中。他從進行訓練的山頂跳下,眼前會即時呈現出他的飛行速度、所處的高度及與江郎山一線天的相對距離等等,利用這套技術他可以不斷磨煉自己飛躍的方案。在南非訓練時,杰布至少三次“撞”在了“江郎山”的山崖上。兩次世錦賽飛行的路線都是由杰布組織其他運動員經過測試后制定的。今年原本制定的路線是要在跳下后經過兩個大的轉彎,比第一屆比賽的難度增大,但因為訓練時匈牙利選手維克托·柯瓦克不幸撞山遇難而改道。張圣軍說:“事實上這條線路的設計是沒問題的,除了杰布之外,幾名參加這次世錦賽的選手也都在今年5月來天門山試飛,大家討論后論證了這條新路線的安全性。杰布在賽前開會時,也不斷和所有選手強調,這條線路至少要試飛6次才能按照比賽的速度飛行,前幾次必須一點點地往下降高度,不能過于興奮直接扎得很深。”出于對逝者的尊重,大家都不愿意再談及維克托的遇難原因,但作為技術指導的杰布阻止了另一名參賽選手皮特·威爾特鮑爾的比賽。這位選手來自奧地利,他與維克托是好朋友,維克托遇難后,皮特悲傷得幾近失控。杰布勸皮特退出比賽,但皮特并不愿意,他說自己已經整理好了情緒,執意要繼續訓練,最后被杰布等人從起跳點拉了下來。杰布以自己的經歷勸說皮特,在飛行的幾十秒鐘內容不得一刻思想的渙散,在剛剛經歷如此重大的打擊后,繼續挑戰就是一種冒險。最終,皮特退出了這屆世錦賽。
2003年,杰布曾和另一名跳傘高手德瑞·溫斯頓一起穿越科羅拉多州的一座鐵橋,當杰布成功從橋下穿過后,德瑞卻狠狠地撞在了鐵橋欄桿上。杰布眼見著因強烈撞擊而打開的降落傘帶著德瑞殘缺不全的尸體越飄越遠,飛行中他感覺到有些東西在空中散亂,落地后,他才發現臉上沾著德瑞的血跡。如何看待死亡?杰布有很多豪言壯語。“德瑞的死讓我也曾想過放棄這項運動,但我意識到,即使我不去做任何危險的事,我還是會死。既然你無法阻止死亡,就不要為了不可避免的結局放棄自己熱愛的事業。”
業余時間,杰布喜歡去海里和鯊魚一起游泳。作為一個有名氣、有贊助的職業運動員,他已經不需要為了生計操心。杰布在大學時學的是平面設計,為了支付跳傘的費用,畢業之后他也曾到設計公司里上過班。21歲時他在委內瑞拉完成了一次定點跳,雖然受了傷,但他當時攜帶的攝像機拍下了一段精彩的視頻,這段視頻被別人買走,他突然發現干這個原來是可以賺錢的。杰布也曾在美國探索頻道當過主持人,但他告訴我說,他不喜歡訪問人的工作,他喜歡接受采訪。
參加第二屆紅牛翼裝飛行世錦賽的選手在比賽中
花甲翼裝俠托尼
托尼的頭盔
專業檢查是成功的關 

參加第二屆紅牛翼裝飛行世錦賽的選手在比賽中

挑戰江郎一線天

江郎山是杰布·克里斯在中國的第二個挑戰項目。他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翼裝飛行運動員,曾在2011年身著翼裝成功穿越了張家界天門山的天門洞。今年5月,給他提供贊助的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向他推薦了兩個挑戰方案,一個是湖北恩施的四渡河大橋,另一個是浙江衢州的江郎山,杰布考察之后,選擇了后者。

預定的挑戰時間是9月28日,為此他已經提前幾天趕到江郎山做準備,但準備的過程并不順利。幾個月前杰布的團隊曾來江郎山考察、測算數據,并確定了他挑戰的計劃:從直升機上跳下,完整地橫穿江郎山一線天,接著利用降落傘降落在指定的降落點。但因為最近幾日天氣狀況不甚理想,杰布為自己選擇了備用的著陸點,與之前那個穿越一線天后幾乎180度大轉彎的降落點相比,備用地點不要求那么嚴格的飛行高度,同時也可以留下足夠的滑翔時間。

在正式挑戰之前,杰布只試飛了寥寥幾次。翼裝飛行對天氣條件要求很高,杰布準備的幾天內,江郎山不時被霧靄籠罩,大家一方面期待著風能吹散云霧,一方面又擔心風力過大阻斷飛行。事實上除了正式挑戰之外,杰布在試飛時一次都沒有完整地完成過。他從直升機上跳下來,曾經幾次接近江郎山一線天,先是直接從山頂上空飛過,然后嘗試逐漸往下俯沖,有時可以部分穿越一線天。杰布的幾個翼裝飛行的朋友也嘗試著飛過幾次,除了自己過癮外,更多的是幫他考察飛行高度和風的狀況。

江郎山位于浙江省衢州市江山市,2010年它曾作為“中國丹霞”系列提名地之一入選世界自然遺產。江郎山景區最有代表性的景觀名為三爿石,是三座緊挨著的山峰,與周圍的平原環境對比強烈。三爿石是從晚白堊紀至上新世逐漸形成的沙礫巖孤峰,一線天是指其中兩座距離最近的靈峰、亞峰之間3~5米寬度的縫隙,長和高均在300米左右。靈峰和亞峰均陡峭而狹窄,不具備攀登的條件,正式挑戰前一天我們爬上另一側的朗峰頂,恰好遇到杰布進行試飛,他的翼裝在風中被吹得呼啦抖動,在巨大的聲響中他從天空飛快掉落向深淵中。

杰布在準備的幾天內謝絕了所有正式的采訪,盡管還是時常能聽到他那嘹亮且帶著震顫的爽朗笑聲,但他最后的表現還是證明了他壓力很大。

杰布一行的到來讓江郎山腳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一時間熱鬧非凡,景區將杰布的挑戰作為江郎山國際旅游節的開場表演。9月28日早晨細雨朦朧,旅游節如期舉行,村民們像去趕集似的,拖家帶口走出來搶占各種有利地形。微寒中當地幾位衣著清涼的歌唱演員演唱了若干歌頌江郎山的歌曲之后,杰布被請到了臺上,從全國各地請來的眾多媒體一時蜂擁而至。很快,杰布就感覺到這是一種怎樣的騎虎難下。這一天的天氣堪稱近幾日最糟,更雪上加霜的是,兩架直升機的租賃公司以航空管制的理由對杰布說,今天將是他們服務的最后一天,明天飛機就會返航。某電視臺帶來了大型直播車,在三爿石周圍放置了至少8個機位,帶來了一大票工作人員,電視臺從當天上午就開始了現場直播。但天氣條件一直不允許杰布飛行。為了緩解電視畫面里不是空鏡就是資料片的尷尬,杰布的翼裝飛行伙伴在空中做了幾次表演,他們帶著拉煙器從直升機上跳下,在空中劃出幾道色彩各異的煙帶,引起了現場圍觀群眾的驚呼。

直到下午天氣狀況都不令人滿意。組織者對我和其他媒體記者說,為了向現場和電視臺做個交代,杰布會擇機再跳一次,但根據現場的天氣狀況,這次試飛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說杰布可能會從比較高的高度部分穿插進一線天。組織者讓我們考慮選擇前往哪個降落點采訪。所有人的選擇都是備用降落點,因為從比較高的高度穿越后,降落在原定地點的難度很大。

和我們一起去備用降落點的還有杰布的翼裝伙伴、哥倫比亞人喬納森·弗德瑞茲,他和其他伙伴分散在山間各關節點,為杰布測風速和風向。時間將近下午16點半,所有人都認為今天挑戰的可能性不大了,甚至那家直播一天的電視臺也開始通知各處人馬準備撤下機位打道回府。這時突然傳來杰布即將登機的消息,電視臺的記者們又扛著機器嘴里咒罵著在山路上狂奔回各自崗位。

結果是杰布以非常完美的一跳給了所有人一個交代。我們這些押寶在備用降落點的記者們最倒霉,除了隱約聽見直升機的聲音外,什么都沒看到。后來在杰布身上攜帶的攝像機拍攝的畫面中看到,杰布完整地橫穿了一線天,并且及時地側身撐開了降落傘,令人意外地降落在原定計劃的著陸點上,那里除了那家投入大量心力的電視臺外,沒有其他任何一家媒體在。

杰布在挑戰之后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他在直升機上禁不住流下了眼淚,他說那是種很復雜的情緒,但想必是與壓力有關。“就在那半個小時內,天氣突然變好了,一切都很完美。”杰布說這是他人生中最難的一次挑戰,一個是天公不作美,一個是直升機的水平位置和高度很難精確到位,還一個是落點的位置很狹窄,在朗峰靠近一線天的山路上,寬度僅供兩人并肩而過。除了在降落時右手撞到山路的欄桿擦破了皮外,杰布完全戰勝了他認為的所有困難。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