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觀察 > 正文

“侶行”:一對北京情侶的環球探險之旅

2014-02-26 10:51 作者:丘濂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有句話頗為流行:一個人的一輩子,至少要有一次奮不顧身的愛情和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墒?,奮不顧身的愛情能堅持多長?說走就走的旅行又能行走多遠?在張昕宇和梁紅有關愛情與旅行的故事里,打動人心的并不是這樣沖動的元素。

離南極更近了

2月14日,情人節也是元宵節。正在阿根廷小城烏斯懷亞的張昕宇和梁紅,在微博上送出了他們的祝福。“這里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今天我們去了各種有‘世界之最’名號的地方。我們準備2月17日一早啟程去南極,預計20日到21日之間就可以登陸南極喬治王島了。”張昕宇通過電話這樣告訴我。背景聲音則能聽到梁紅和其他船員正在聊天,還有梁紅那標志性的爽朗笑聲。“在烏斯懷亞??科陂g要做的休整工作很多。未來這段距離風浪大,我們需要換上一張小而結實的前帆,還要通過減輕重量來提高航速。我們比計劃晚了一個月時間,所以極晝現象在消失,航行中會出現黑夜。晚上要靠雷達來分辨航路中的障礙物,極有可能搞混。這些是挑戰,不過我們很有信心。”張昕宇說。他們的船去年7月5日由北京出發,走的路線是韓國濟州島—白令海—美國阿拉斯加荷蘭港—墨西哥—哥倫比亞—巴拿馬運河,進入大西洋后沿南北洲大陸一直南下。去南極的航程就剩下這最關鍵的一段。到了南極后,他們將在那里舉辦一場婚禮。

昕宇和梁紅每到一地都要拍下婚紗照留念。圖為2013年10月兩人到達洛杉磯時所拍

去年底,我在北京見到了張昕宇和梁紅。當時他們從帆船暫時??康哪鞲顼w回北京參加優酷的視頻推廣活動。他們的探險經歷由優酷團隊制作成名為《侶行》的真人秀視頻,放到優酷上受到了熱烈歡迎。陪著他們在中關村的幾座寫字樓之間采訪轉場,兩人就被街上的人認出來好幾回。群眾打招呼的方式也有意思:“梁紅,你還吐么?”

梁紅很愛笑。如果看視頻最早的評論,常常是“這女的笑起來齙牙,怎么還不注意點”,或者“優酷怎么選的人???”現在則整天有一群“粉絲”留言,表達就喜歡梁紅的二勁兒。“我覺得微笑能讓人有一種力量。”梁紅這樣說。她暈船非常厲害。剛開始航行時,她幾乎整天都平躺在船艙的長椅上,一面是不停嘔吐,一面還要被張昕宇強迫著吃下一點食物。當攝像機對準她,她還是會露出一絲虛弱的笑容。“很多人覺得我是被老張‘脅迫’上路的,這里面肯定有愛情的成分。但我們認識那么多年,老張一直在改造我的價值觀。”18歲那年梁紅剛學會開車,老張就讓她自己練習換輪胎。“我一邊哭一邊換,老張在旁邊說,將來遇到困難就是要獨立解決。終于,我成了今天的‘女漢子’。”探險目的地中,有的是兩人共同的夢想,有的是張昕宇個人的愛好。“老張有句名言,‘不要輕易就把自己的極限給定義了’。我一路都對此深有感觸。”

2012年8月11日,到達切爾諾貝利的張昕宇和梁紅需要駕駛裝甲車來抵御輻射

提到梁紅,張昕宇總是滿臉溫柔。因為家里長輩相互熟悉,他和梁紅小學時候就認識。“一直對老師在課堂上講的完全不感興趣,自己喜歡搞點小發明創造,所以勉強上到高一就被學校勸退了,之后選擇了當兵。我老自嘲是高一肄業。”張昕宇說。“臨走前,梁紅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就說好要在一起了。”張昕宇有個綽號叫“270”,那是他最胖時候的體重。“復員歸來后不久,我出了車禍,醫生說要截肢。我問她少一條腿還愿不愿意跟我,她想都沒想說愿意。后來,腿保住了,我也因為吃激素從原來的‘倒三角’身材變成了一個胖子。”如果說張昕宇經常在價值觀上影響梁紅,開朗樂觀的梁紅改變的則是張昕宇的性格。“之前他總在那個小實驗的天地里,有點像《藍精靈》里的格格巫。我們認識后,他到了我的朋友圈中,變得更愛交流和分享了。”梁紅說,“相識那么多年,我們的價值觀和性格都變得高度相似。1+1=1,這就是我們的默契。”

在優酷娛樂中心副總裁李黎看來,這檔視頻節目的走紅,正是源自這兩位平凡主角的個人魅力。“不僅是他們對待愛情的態度,還有他們愿意為實現夢想付出的扎實努力。”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