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家園 > 正文

現在的藏獒,你踹它一腳都不叫

2016-06-21 10:29 作者:劉敏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16年第25期
在資本市場的運作里,藏獒早已失去了藏地神犬的身份,變成了一種流行趨勢每年一變的快消品。當傳銷一般的炒作鬧劇落幕后,藏獒早成了又一個被貪婪毀掉的物種。

今年初,有人給大連鄉村獒舍的老板李小明提了個建議:李哥,你家再生藏獒,起名就叫“離婚”。

“離婚!你說這是詞兒嗎?誰家給狗能起這個名?”李小明自問自答,“能起的名都被起光了,還有藏獒叫秦始皇、漢武帝,啥樣的都有。一進門說,來來來把漢武帝牽上來——你干什么玩意兒,中國老祖宗是條狗???”

朋友的建議是出于好心,如今的藏獒信息都靠微信傳播,市場早已經跌入冰點,起個“離婚”的名字,也許還有人愿意點進去看。

“這個圈子啥事兒都能干得出來,缺德的人太多了。”

神秘的“西藏獒犬”

藏獒的故事從一開始,就與戲劇性的暴富緊密相連。

1983年,臺灣地區知名演員張佩華從美國買了一只藏獒帶回臺灣,這只叫喬克的藏獒花費了張佩華120萬臺幣,相當于他一部戲的片酬。當紅明星的身份加上驚人的價格,這種“西藏獒犬”很快就在臺灣走紅,展覽時“連中南部的愛狗人士都特別包車北上看獒犬,更別提狗展現場的人潮有多擁擠了”。

神秘稀有的“西藏獒犬”當時只能從美國引進,一時間一犬風行,在80年代末的臺灣地區,一只幼犬能賣到20萬到30萬臺幣,種犬的配種費也高達20萬臺幣。

此時的中國大陸還對這種高大的犬種一無所知。1985年,當福建商人拿著幾張“西藏獒犬”的照片找上門時,河南農民王占奎只覺得一頭霧水。

第一個把藏獒引入內地的商人王占奎

第一個把藏獒引入內地的商人王占奎

王占奎是河南省鞏義市涉村鎮的一名農民,他從1983年起,開辦了國內第三家個體養狗場,因為養德國牧羊犬而小有名氣,福建商人希望王占奎能找到這種狗,再轉賣到臺灣去。

“我都不知道這是什么狗,記下了地址就讓他們走了。后來是供銷社主任告訴我,鞏義有個勞改犯剛從西北回來,帶的那條狗也許是藏獒。”王占奎聞訊去找,看到一只從未見過的大狗正拖著個磨盤在院子里瘋跑,力氣極大。他拍下照片寄到福建,對方回信:這就是藏獒。

1989年春天,王占奎帶著跟臺灣人簽好的合同,第一次進了藏區。

找獒的第一站是甘肅省瑪曲縣。“鞏義有人躲計劃生育時去過瑪曲,說當地狗都很大,我們就去了。”上世紀80年代交通不便,王占奎從蘭州到瑪曲縣走了兩天,瑪曲的海拔接近4000米,當天晚上幾個人就頭疼得睡不著覺,當時連這是高原反應都不知道。

去藏區找獒的艱苦過程,在十幾年后一度成了所有獒園老板的講述框架。很多真真假假的故事,都是從王占奎這批先行者的敘述中衍生出來的。

王占奎在瑪曲縣租了一個閑置的冷庫,每天坐著手扶拖拉機下鄉找獒,“牧民每家都有藏獒,兇得很,都拿大鐵鏈子拴著。當地還賣一種拴著鐵秤砣的繩子,不管走路還是騎馬,遇見藏獒離老遠就要在頭上掄起來,免得被狗咬。”

此時的藏民不賣狗。在游牧生活中,藏民們需要一只兇悍的藏獒看家護院,防止野獸傷害牛羊。牧民白天拴著藏獒,晚上放出去,滿草原自由交配。喂食也不固定,饑一頓飽一頓,夜里藏獒都得自己到草原上找食。

“不能用錢直接買。你要是看他的狗他很高興,但你要說買狗,他們不會賣。藏民會覺得用賣狗的錢買吃的,就跟吃老祖宗的肉一樣,會丟八輩子的人。就算他們愿意把狗給我,也只能靠換。”王占奎在縣上買了收音機、電燈泡等,花了45天時間,跟牧民換了23只藏獒。

23只藏獒拉回了鞏義,王占奎留下了3只母狗、2只公狗,這5只狗變成了王占奎藏獒養殖場的頭一批種犬。余下的18只藏獒交付給了臺灣商人,它們被運到福建,再偷渡去了臺灣。

把收音機電燈泡換算成人民幣,那些藏獒的收購價便宜的50塊錢,貴的200塊錢,賣給臺灣人則高達7000元一只,王占奎第一次把藏獒帶到內地,就制造了內地藏獒的第一個財富的神話。

從1989年王占奎的第一筆買賣開始,一直到當下,藏獒圈的種種傳奇般的暴富,背后靠的都是信息差。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