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家園 > 正文

深圳湖貝村:“城中村”的另一種選擇

2016-08-11 13:01 作者:丘濂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16年第31期
當人們討論湖貝村的改造前景時,也是在討論深圳300多座城中村的未來。拆遷以及開發,將不再是唯一一條道路。

城中古村

如果沒有人帶領,你很難找到湖貝村的舊村。盡管這片開闊的村子就在深圳著名的東門商業街旁邊,處于羅湖區的中心地帶。

村子的正門在湖貝路上分叉出去的一條小巷里,一不留神就會錯過。早晚時間,村口拜神的香火會格外旺盛。當看到一團升騰的煙霧,便知道摸到湖貝老村的入口了。進出村子的圍門門洞被改成了朝拜的殿堂,沿著墻壁的架子上一側放著財神、關公、觀世音,另一側有天地和土地公。“這些都是潮汕人帶來的神明,過去村民是不在這里拜的。不過我們進出村子,都會雙手合十的,很靈的。”湖貝村的書記、村股份公司的董事長張齊心說。

潮汕移民將朝拜傳統帶到了深圳湖貝村

潮汕移民將朝拜傳統帶到了深圳湖貝村

 

穿過門洞,便猶如時光倒流般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以門洞正對的甬道為中心軸線,老村最核心的區域是一片有著“三縱八橫”布局的廣府系坊巷排屋。湖貝村的歷史開始于明朝成化年間(1465~1487),第十三祖張懷月和弟弟張念月在湖貝開基立村,這一脈張氏族人則最早可以追溯到始祖張揮、太祖張良、張衡、張九齡、張九皋等人,他們從北方輾轉遷徙而來。能選擇湖貝這片土地自然是因為風水好的緣故?!逗惔宕迨贰返木幾胝咧?、村民張煒良畫了一張村子的草圖給我,可以看到歷史上村子南邊有一片叫作田浸湖的水面,村子從最早的“三縱八橫”繼續向西和向東擴張,相繼形成了西坊和東坊,猶如一塊打開的貝殼。“湖貝村”的名字雖不可考,但依湖而建的村莊形態能夠體會出名字的貼切。

20世紀80年代,為了滿足村民建設住房的需求,湖貝村在舊村東面和北面相繼獲得了宅基地,東面建成了湖貝新村,北部則稱北坊。無論西坊、東坊、北坊還是湖貝新村,一開始建成的都是二三層的貼面瓷磚小樓,普遍又經過90年代中期一到兩次的重建,成了七八層高的樓房。南坊則奇跡般地保留了老屋。“三縱八橫”的區域最完整——盡管有了后來租戶們的私搭亂建與小規模的維修,仍可看出建筑的精美:門楣上都有雕花,是鳥獸、花草、人物等各種祥瑞圖案。張煒良說,老屋原始的設計和材料考慮到了濕熱地區的通風需要,“瓦頂透氣,墻體有青磚、泥磚和三合土舂墻幾種,夏天也比較涼爽”。中區的“三縱八橫”外,南坊的西區祠堂周邊以及東區,都有精良建筑留下來。尤其是東區的建筑規格更高,如果是三到四層的花崗巖做基底,便可知曉這是原來村里的大戶人家。

盡管已經不住在老村,湖貝村村民們每年還會定期到“懷月張公祠”祭拜祖先

盡管已經不住在老村,湖貝村村民們每年還會定期到“懷月張公祠”祭拜祖先

 

南坊的建筑能保留至今,不能不說是運氣的結果。羅湖區是深圳成為特區后最早建設的地區,當時的深圳所謂“一區一縣”,就是羅湖區和寶安縣。湖貝村原來地盤廣袤,因為處于羅湖區的黃金位置,成為首先失去土地的一批村莊。張齊心告訴我,南坊實際從1992年起就屬于政府劃定的舊村改造范圍。“政府有改造的沖動,但實施起來卻有困難,土地權屬復雜是個重要原因。”沒能改造,好處是如今在高樓林立的羅湖,留下了一片歷史有550年的古村;而弊端就是村民們一直都有怨言。“南坊處于改造的藍線之內,不允許村民重建樓房。村民收來的租金低,卻要承擔巨大的風險責任。”一位名叫張錦松的村民和我說,他在收房租之外,都不愿意踏進老村。“40多平方米的房子,我租給一個人,他又轉租給另外6人,我實際只能收到700多塊錢的租金。”老村里街道狹窄,電線密布,排水系統差,一下雨便污水橫流。“偷電是常事,南方電網找到村里想要治理,可根本抓不過來。”2004年,南坊的平房里發生了一起偷電引起的嚴重火災,導致一名女童喪生。“作為房東,我們都是提心吊膽,一旦著火了怎么辦?刮臺風房子塌了怎么辦?”

走在老村,那些建筑能勾起張齊心許多回憶。“你看門頭上雕的雀鳥,小時候我頑皮還拿棍子給捅下來一只呢!”張齊心在1983年搬到了新村蓋的小樓,2003年后住進了商品房徹底離開村子。如今無論在新村還是老村都很難見到本村村民了。湖貝村的村民散居在深圳,還有很大一部分在港澳臺和海外。在村子里隨機問到的人都是租客,唯一一個村民聚集的地方是老年人活動站——每天下午本村老人都會從四面八方趕來,在這里打麻將。除了收租,祭祖活動是村民們回到老村的唯一理由。“家中添丁,村民都會來祠堂稟告祖先。”張齊心說。而最盛大的祭祖是在重陽節,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的張氏族人都會回到湖貝,在祠堂里給祖先上香后,會在湖貝新村的空場上圍坐在一起吃盆菜,每年都有700多桌。

深圳是帶狀的一條,北面有山,南面有海,2005年還為自己劃定了一條生態線,相當于束縛住自己向外擴張的手腳。經過多年的發展建設,羅湖區的用地已經十分緊張,于是政府將眼光重新投向湖貝。2011年央企華潤置地進入,湖貝改造事宜正式提上日程。在2012年的表決大會上,超過97%的湖貝股份公司股民舉手同意改造并簽字。舊村和新村都在改造范圍之內,樓房按照1∶1的面積來賠償,瓦房的標準是1∶2.33。“村民普遍滿意,又有一批千萬富翁誕生。剩下不同意的村民基本是利益問題,比如自家有門面房,嫌賠償的價格不夠。”張齊心說。在華潤給出的最早方案中,它計劃將維系村中宗族情感的祠堂以異地重建的方式保留,村民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但就在村民、政府和開發商達成共識的情況下,湖貝村的改造又因為另外一股力量的出現,擱置了下來。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