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直男」的消失?

2021-03-31 10:14 作者:徐菁菁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21年第14期
如何定義男性氣質

對于任何個體而言,性別不應當成為束縛。幸福的人是自由且有彈性的。

“直男癌”與娘娘腔:“真男人”形象的迷思

我有一位男同事,家有正上中學的兒子。他曾好幾次向我們感慨為人之父深感釋然的兩個瞬間:其一是兒子10歲的時候跟媽媽講,他有女朋友了;其二是兒子不久前問他,可否認識“黑社會”,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想要跟人干仗”。同事嘴上阻止,心中點頭:“是個像我小時候的小爺們。”釋然的背后是對現實的不安與困惑:在老父親成長的年代,屏幕上的男人是高倉健和史泰龍,當花樣美男與小鮮肉占據熱搜,男孩還能成為“男人”嗎?

 

 

呼喚“真男人”的聲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社會輿論場中回響一次??墒裁词?ldquo;真男人”?這大概是當下社會中最令人困惑的問題。前兩年,央視《開學第一課》請來了幾位流量男明星,網絡輿論炸開了鍋,拒絕“娘娘腔”的呼聲高漲,“少年娘,則國娘”的說法興盛一時。

關于性別的種種爭論,存在一個相似的陷阱:人們常常忘記自己到底在談論什么。對“娘娘腔”的避之不及往往是因為人們在外形特征與精神品格之間虛構了某種聯系:一個外表陰柔、舉止動作輕柔的男性必然是軟弱的、無擔當的。

 

 

然而,性別的道具、姿勢和劇本絕非一成不變。在中世紀歐洲,緊身褲是上流社會男性的標配。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六最愛紅色高跟鞋。17世紀,將昂貴的蕾絲點綴在衣領和袖口是男性貴族的風潮。直到啟蒙運動后,為了體現理性精神,上流社會的男人們才拋棄了穿著浮夸之風,把蕾絲和高跟鞋扔給了女人。

某些性別氣質標志的產生甚至還具有很強的隨機性。在今天,外表最陽剛的“鋼鐵直男”都會對粉色避之不及,但粉色曾經屬于歐洲上層社會精英男性。直到1918年,美國最權威的婦女雜志《女士家庭日報》還在為母親們提供這樣的建議:“粉色適合男孩,藍色適合女孩。”因為“粉色更加堅定強烈”,“藍色更精致講究”。在美國,粉色變成女性的代表色發生在距今并不遙遠的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關鍵轉折點是在1953年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上,艾森豪威爾的夫人瑪米·艾森豪威爾(Mamie Eisenhower)穿了一件粉裙。此后,全球化的消費市場將這一新的性別規范安置在了世界各地。

1978年,由高倉健主演的日本電影《追捕》在中國上映,引起轟動。高倉健的冷面硬漢形象成了8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理想男性形象。但事實上,這并不是中國傳統文化中被推崇的典型“男人”。儒家文化主張陰陽和諧、文武之道,并不排斥男性“柔”的一面:文官的地位高于武將;才子往往偏于柔弱;以貌美著稱的潘安、宋玉也不是負面形象。

陽剛之氣逐漸成為中國男性氣質的主流追求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伴隨現代化進程發生的事。對抗外辱,扭轉“東亞病夫”形象的民族主義訴求是背后強大的動力。影視劇里屢見不鮮的霍元甲故事就是例證。高倉健走紅中國的上世紀80年代也有相似的背景。1986年,劇作家沙葉新創作的話劇《尋找男子漢》在上海人民藝術劇院演出,后又被拍成電影搬上大銀幕,引起全國熱議。故事里,一位大齡女青年到處尋找真正的男子漢,先后遇到公子哥、奶油小生,失望彷徨。“文革”之后,百廢待興。好萊塢把史泰龍這樣的硬漢帶到了中國的銀幕上。中國何以面對世界,是尋找男子漢背后的真正的焦慮。

而在和平和高速發展40年后,中國男性形象附著的民族主義訴求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消解。我們今天的男性氣質想象處在不同的話語空間里。

在審美上,一些女性青睞膚色白皙、相貌精致的男性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小時候看電視劇《三國演義》,諸葛亮一出場,媽媽就講起演員唐國強是拍《小花》成名的,年輕的時候是全國公認的美男子。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對“奶油小生”這個詞留下印象。改革開放以后,工農業主導地位削弱,知識取代體力成為第一生產力,社會審美必然隨之變化。

相比帶有陰柔特質的男性形象的回歸,對男性的集體批判才是更特殊的時代現象。“鋼鐵直男”在輿論場中也早已不占優勢。前幾年,“直男癌”一詞出現,被女性們用于批評那些活在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審美觀里的大男子主義者。這兩年,人們干脆把“癌”省去,“直男”兩個字自帶負面評論效果。我有一位男同事曾自嘲三個特征使自己處于社會鄙視鏈的底端:直男、單身、無貓。“中年油膩叔”“老年猥瑣男”……批評話語屢出新詞,層出不窮,直擊各個年齡段。你很難找到一個時髦的正面詞語來形容男性了。

其實不管是中國古代的儒雅書生還是西方文化里的肌肉英雄,拋開外形的差異,內里的男性氣質其實都包含同樣的機制:對權力掌控和等級秩序的重視。文弱書生式的“文弱”不是來源于對女性視角的迎合,而是源于科舉取仕和文官制度對文人氣質的推重。

當“暖男”“小鮮肉”取代冷面硬漢成為流行文化的主流,審美背后的實質是一場對傳統性別關系說“不”的對抗。北京林業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副教授方剛告訴我,在這場對抗里,女性和性少數群體結成了同盟,用消費主義的方式投了票。

今天能夠收獲口碑和流量的網絡文學改編影視劇都是女性向作品。很多網絡文學有耽美傾向。“耽美”一詞產自日本,原指唯美主義,后在中國多被用于表述男同性戀的愛情。但耽美并不只受同性戀人群的追捧。浙江大學寧波理工學院傳媒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徐艷蕊和廈門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楊玲在研究中分析了這類作品在女性中廣為流行的原因:在異性戀模式中,男性、女性各有一整套行為規范,即:男性在兩性關系中表現出的主動性和支配性,以及在社會生活中表現出的權力欲和進攻性;而女性在兩性關系中則表現出被動、脆弱、易受傷害,需要有所依賴和被保護。

然而在耽美作品里,雖然主人公分為“攻”和“受”,但相對異性戀模式,他們的關系是平等的,因為二者說到底仍然是具有同樣的社會身份和生理結構的個體。他們不受固定規范的制約。對心儀的對象主動展開追求的一方很有可能是“受”;“受”也可能比“攻”能力更強、權力更大、更有智慧。相反,“攻”可能會溫和脆弱,或者天真單純、美貌無雙。

最近播出的網文改編電視劇《贅婿》引發的爭議凸顯了兩性截然不同的性別身份訴求?!顿樞觥返墓适轮骶€很簡單:一位現代金融界巨頭穿越至古代,成為富商蘇家贅婿,但憑借自己的能力扭轉了地位,開創了事業。在電視劇里,為了吸引女性觀眾,男主人公一開始就因為“不守夫道”被送到了“男德學院”懲罰教育,學習煲湯做菜、育兒喂奶,稍有差池就要被罰站、罰跪,放學之后還需妻子接回,不得獨自閑逛。主人公還說:“夫妻雙方無論如何都應該是平等的,不應該分高低貴賤。”

但事實上,網文小說準確定位受眾性別,分成男頻文和女頻文兩種?!顿樞觥返脑臼悄蓄l文,它的背后是近兩年興起的一批廣受歡迎的“贅婿文”。它們都有同樣的套路:男主低開高走,前期受到女主一家的打壓,后絕地反擊,在事業上取得巨大的成功。閱讀軟件“瘋讀小說”2020年9月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贅婿文占據了一個月內增長榜單TOP10中的3席,甚至包攬榜單前兩位。喜歡贅婿文的用戶,18%在30歲以下,27%的人處于31~40歲之間,35%的人在41~50歲之間。在小說《贅婿》里,主人公成功的標志是坐擁天下與后宮。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